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要看小说 >

魔鬼的体温_ 17.保护-笔趣阁

时间:2021-02-28 18:5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藤萝为枝小说魔鬼的体温 17.保护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二零零三年冬天, 雪落满了整个小区, 青山顷刻白头。

    电视上各类新闻都被常雪占了头条。

    “昔日‘玉女’竟成小三, 香港富豪为她抛弃妻子。”

    “常雪跌下神坛,高冷形象崩坏。”

    “常雪新电影面临票房危机。”

    ……

    种种恶劣的新闻影响很大,人们吃完了晚饭, 就围在电视前看这样的新闻。常雪的粉丝们都不敢相信这个新闻, 还在试图澄清,当事人常雪一直没有露面。

    不知道谁在整常雪, 这件事的公关最后还是没做好,像火山喷发一样, 常雪做了小三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将近十年的“玉女”人设不复存在, 从此常雪退出港星舞台。

    赵芝兰瞠目结舌看着铺天盖地的新闻和各类报纸, 她忍不住感叹道:“命啊,有时候还真说不准。”

    常雪的没落,意味着赵秀最骄傲的资本没有了,反而在这样衬托下,出现了一种奇异的尴尬。

    赵秀一直都在把方敏君往常雪的形象塑造, 如今常雪被迫退出娱乐圈, 估计赵秀再也不愿意方敏君和常雪联系起来了。

    贝瑶看着这些新闻,皱眉沉思,如果方敏君最后长得不那么像常雪,对方敏君来说, 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方敏君已经搬出了小区, 如今又是寒假, 不知道方敏君是什么情况。

    贝瑶有些担心她,虽然方敏君高冷了些,可到底不是十恶不赦的坏蛋。她想起来裴川家有手机和电话。

    房子外面飘着大雪,贝瑶抱着自己的寒假作业往裴川家去。

    裴浩斌打开门,眉眼舒展:“是贝瑶啊,外面冷,快进来吧。”

    “谢谢裴叔叔。”

    “小川在房间,我去喊他。你蒋阿姨不在,贝瑶随便坐啊。”

    贝瑶连声道谢。

    裴川家干净整洁,裴浩斌当过兵,所以屋里东西摆放地整整齐齐。这是从小时候到现在,贝瑶第二次到裴家。

    裴川并不喜欢私人领域被入侵,所以贝瑶一直尊重着他的忌讳。

    裴浩斌粗枝大叶,却没想那么多。最里面的房门猝不及防被裴浩斌打开,贝瑶一转头,就看见了一个遗忘了很多年的裴川。

    窗外飘着大雪,他在书桌前,组装一个她看不懂的奇怪仪器。

    少年身形依然略微单薄,他坐在轮椅上,腿上盖了很长的黑色毯子。

    他转头,就看见了抱着书的贝瑶。

    空气安静了一瞬。

    贝瑶第一次知道,他在家原来是不戴假肢的。只要在人前,裴川永远戴着假肢,以至于让人忘记了,他从来就没有好起来过。

    裴川手中的感测仪滴滴了两声,他垂眸,指节分明的手指一弹。它碎裂了。

    裴浩斌说:“小川啊,贝瑶来了,你们一起玩,爸爸有事要出门。”

    裴浩斌衣服都来不及换,匆匆出门了。

    “愣着做什么,过来。”

    贝瑶尴尬极了,她像小时候一样局促,进入他房间以后呼吸都忍不住放轻了。

    “作业不会做?”

    “不是。”贝瑶抱紧了《寒假作业》,问他,“你能联系到方敏君吗?”

    裴川抬眸,冷冰冰吐字:“多管闲事。”

    “她和我们一起长大,你不担心她吗?”

    裴川顿了顿,他觉得有些好笑。贝瑶把他想得太好了,方敏君是谁,他凭什么在意她的死活好歹?然而在她认真的眼神中,这些话他又下意识觉得不能说给她听。

    “你有她电话号码?”

    “没有。”

    “地址呢?”

    贝瑶低着头,脸有点红:“没有。”

    裴川看她一眼,她像小鹌鹑一样,尴尬到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

    他转动着轮椅,去了客厅的座机旁。

    贝瑶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

    少年手指在座机按键上按下了几个数字,就对上了她蹲下抬头看他期待的大眼睛。他别开眼,低声道:“李老师你好,我是裴川。您能给我一下方敏君同学家的电话号码吗?”

    “嗯,原因吗?她家上次搬家,有东西落在我家了,得通知她拿回去。”

    “好的,谢谢老师,我记下来了。”

    他挂断电话,又滴滴滴按下几个数字,然后把听筒给贝瑶。

    贝瑶拿着电话,那头很快就通了。是赵秀的声音:“喂?找谁?”

    “秀姨,我是贝瑶,我可以和敏敏说话吗?”

    “你等等啊,我去叫她。”

    过了很久,贝瑶有些不安的时候,那头传来了女孩子沙哑的声音:“喂。”

    “敏敏,我是贝瑶。”

    裴川黑瞳看着打电话的小少女。

    她微卷的长发披散着在身后,穿了一身浅蓝色的棉服。她揪着衣摆上的小锁扣,显得有些紧张。裴川听她说道:“敏敏,今年小区那棵腊梅开花了,特别香。我妈妈做的香肠很好吃,我开学给你带去好不好?”

    “……我们什么时候一起去游乐场吧,听说C市建了一个很大的新游乐场,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游乐场呢,你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别哭啦。”她温柔道,“你是方敏君啊,不是常雪。”

    那头小姑娘原本冷然的脸,现在哭得歇斯底里,她口袋里还藏着一把水果刀。贝瑶打电话来的时候,她其实是想割下去的。

    方敏君这个名字,十多年的荣辱,似乎都和常雪挂钩。如今信仰倒塌,方敏君难受到难以呼吸。

    然而这通电话,让她痛痛快快哭出来。

    是呀,她才十二岁,还没有去过新游乐场,没有看见小区门口一直不开花的腊梅树开花的模样。她怕痛,她也是舍不得死的。她多盼着谁能救救她,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人会是贝瑶,从小到大都因为常雪被自己压着的贝瑶。

    方敏君渐渐被安抚好了。

    贝瑶挂了电话,才看见裴川比之前冷淡无数的眼。

    她在自己口袋里摸了摸,轻声道:“对不起呀,用了你家电话这么久,我把钱给你。”

    她摸了一张五十块的出来,这几乎是她小金库的所有财产了。

    裴川冷笑了声:“你真大方。”

    他接过来那张五十块钱的纸币把玩了一下:“方敏君是你什么人,这是你所有钱了吧?还是说,你对谁都这样?”

    贝瑶觉得莫名其妙。

    方敏君不是她什么人,但她想了很久,如果她是方敏君,心态也会崩溃的。这件事要是衍生下去,可能会很严重。如果不严重,贝瑶自然也不会管向来和自己不对付的方敏君。

    裴川双指捏住纸币,轻轻使力。它进了垃圾桶。

    贝瑶下意识“呀”了一声,蹲下把它捡出来。喜怒无常的少年已经推动着轮椅往房间走了。

    “裴川,裴川……”

    房门砰的一声在她眼前阖上。

    贝瑶看着眼前紧闭的门,第一次生出些许委屈。她毕竟也才十二岁,还是需要人哄的年纪。她常常不懂裴川为什么生气,正如她不懂如何逗这个心思深沉的少年高兴。

    贝瑶极力退让,给他一切自己觉得很好的东西。可这些东西或许就像这张纸币,他如果不屑,转眼就会扔进垃圾桶。

    她眨眨眼,有些想哭,最后也没敲他门,离开了裴家,给他把屋子的门带上了。

    贝瑶踩在雪地里,一步一个小巧可爱的脚印。

    四楼窗帘后,裴川低眸看她。

    这样就对他不耐烦了吗?

    所以他、方敏君,亦或者陈虎李达,在贝瑶心中没有任何区别。

    裴川听见她哄方敏君了。上天给了她一副软软甜蜜的嗓音,轻声哄人的时候,让人心都化了。她曾经怎么哄过自己,今天就是如何哄方敏君,将来也许会是陈虎、李达,任何一个人。

    他知道自己这气生得毫无来由,甚至是显得神经质,可他控制不住那股从心底漫上来的嘲意。

    仿佛有人在说,看呐,裴川,你在她眼里,不过是个需要帮助的可怜孩子罢了。

    裴川明明不该生气的,他只是一个本来就该没有任何朋友的残废。可是那天在转角处听见了陈虎和李达的话,内心悄无声息种下了一颗种子。

    男孩子通常没有女孩子早熟,可是在裴川尚未步入初二这年,他懵懂又青涩地意会到,他面对贝瑶时心情不一样了。

    而她不知道,她什么都不知道。

    他看着雪地里的小脚印渐行渐远,苍白的手指紧紧握住轮椅扶手。

    ~

    贝瑶翻开自己的小字本,那上面深藏了从小到大不能对任何人说起的秘密。

    来自未来的自己,希望自己对裴川好一点,再好一点。贝瑶知道得人恩情千年记的道理,她把小字本用崭新的小箱子锁起来,这样谁都不会打开了。

    没多久就开春了,C市冷得快,回暖也快,贝瑶很快就换下厚厚的棉袄,穿上了轻薄的春装。

    开春最高兴的无益于花婷,她惊讶地发现,班上所有姑娘和自己一样,都开始发育起来。像是春风温柔地吹了一口气,女孩子们胸.前渐渐鼓起来,特殊的不再是她一个人,此时不用贝瑶讲,花婷走路也是挺直脊背的了。

    贝瑶也刚开始发育,小包子时常会有点痛。她很小心不碰到它们。

    花婷红着脸颊在她耳边小声问:“瑶瑶,你来那个了吗?”

    “没有。”

    “噢,我前段时间来的时候吓了一跳,差点吓哭了,还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不会,那是你长大了。”

    花婷问她:“你在干什么呀?串这么多珠子。”

    “做平安结。”少女纯真的眉眼温柔,她带着笑道,“裴川生日快到了。”

    春末就是裴川的生日,虽然他最近脾气很奇怪,不再愿意和自己放学一起回家,上次发完脾气以后也不主动和好,但她不生他的气。

    “裴不高兴”已经这么“小气”了,要是她也小气那还得了呀!

    花婷哼了一声:“你干嘛对他那么好,他对你一点也不好。”也没见裴川对瑶瑶多好啊。

    贝瑶把珠子穿好:“他长大了就好了。”

    “说得好像你知道一样。”

    她不知道,可是不妨碍她对他好。

    班上的女孩子各有变化,方敏君却突然消瘦下来。如今方敏君这个模样,竟然和记忆中的人重合了,消瘦、高颧骨,不过一个冬天,方敏君突然变得不再像常雪了。

    她不漂亮了,身上有一种消颓的气息,反而多了一些人气。

    方敏君周围的气息一度很尴尬,反而是方敏君自己,装作不在意。

    花婷撑着下巴:“以前不喜欢她,现在她还挺可怜的。常雪做错事情,她又没做错。”

    贝瑶赞同地点点头。

    “你知道吗,以前还有人在讨论校花是方敏君还是尚梦娴,这学期方敏君一回来,大家都觉得妥妥是尚梦娴了,方敏君哪里还有校花的样子啊。”

    尚梦娴?贝瑶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

    贝瑶早念了一年书,身边很多人很多事都不一样了。她绞尽脑汁去想遥远的记忆,才发现确实有那么一个人。

    她上辈子比尚梦娴小一个级。

    等到自己初三彻底变好看了,有人曾经悄悄告诉她:要是你当时是现在这个模样,校花肯定轮不到尚梦娴。你比她好看无数倍!

    然而脸上还带着女娃娃稚气的贝瑶叹了口气,好看不好看不重要,她还是先给裴不高兴过生日吧。

    ~

    春末夏初,初二的尚梦娴担上了校花的名号。

    十四岁的女孩子,姿容清丽,比同龄人都多了一丝妩媚。方敏君的没落,受益最多的就是尚梦娴了,她最近课桌里情书都收了一大叠。

    “尚梦娴,我就说吧,那个方敏君算什么啊,不就是有点点像明星,现在明星没落了,方敏君瘦得皮包骨丑死了。以前喜欢她的那个葛博现在看到她装作不认识,哈哈哈你不知道多好笑。”

    尚梦娴放下镜子,也笑了。

    “不过嘛。”好友说,“葛博给我讲,以前他们初一七班,大家都喜欢方敏君,有个人却正眼都没看过方敏君,一直冷着脸。”

    尚梦娴有些感兴趣:“哦?谁呀?”

    “他们班的裴川,我听说那个男生没有腿,小腿是假肢。你知道什么是假肢吗?就是做的和真的腿一样,装上可以走路那种。”

    尚梦娴神情露出了一丝嫌恶。

    “可是这么个残废,竟然看不上方敏君,你说好不好笑?你说他是看不上不屑,还是不敢喜欢呢?”

    这个年龄的女孩子,感兴趣的话题已经从小零食和游戏,渐渐过渡到了谁喜欢谁,谁对谁有好感。

    尚梦娴语气轻蔑道:“多半因为方敏君魅力不够呗,还成天那么拽,我要让那个裴川对我告白信不信?”

    好友捂嘴笑着说:“当然信,你这么好看。那个残疾的男生到时候对你要死要活怎么办?”

    尚梦娴也笑了起来,她下午放学没有先回家,而在裴川放学的那条路上等。

    绕过校园开得正艳的石榴花,裴川下意识看了眼贝瑶经常坐着的那块石头。

    周围开满夏天的小花儿,他看到花丛后一个影子。

    裴川脚步慢下来,他从那里走过去,等着女孩子跟上来。

    “你就是裴川吧?”轻快俏皮的语气从身侧传来。

    他眉头微不可察地皱了皱,才发现那人是个不认识的少女。

    尚梦娴跟了上来,目光隐晦地扫过裴川的小腿,掩盖住了眼里的神色。

    “我叫尚梦娴,是初二一班的,听说你们家那边在修一个小公园是吗?你可以带我去看看吗?”

    “不可以。”

    尚梦娴脸上的笑僵硬了一秒,眼中不屑,但是想到如果对方敏君嗤之以鼻的人,以后会像哈巴狗一样讨好自己,她就忍住了心中的不耐烦。

    “没关系,我自己去也是一样的。”她有意无意走在他前面。

    夏天她穿了一条超短裙,露出修长美丽的腿。

    尚梦娴上衣是玫红色的艳丽短袖,露出半边肩膀,她有这个年纪女孩子都没有的风情。尚梦娴笃定他会被自己吸引,步子优雅又漫不经心。

    裴川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极浅的嘲弄。

    ~

    贝瑶放学先去了一趟学校小卖部,她做的红色珠子平安结很漂亮,但是单就这样送似乎不太好,她思来想去又花三块钱买了一个包装袋子,把平安结小心地放了进去。

    贝瑶紧赶慢赶,小跑到石榴花后,裴川已经没有人影了。

    “还是不等我啊。”她轻轻叹了口气,背上自己的小书包,一鼓作气加快脚步往回家的路走。初中到家的这条路上,最近在修建新的公园。听说还要两年才能竣工,这可气坏了小区的孩子,有一种遗憾叫“学校总是等我们毕业了就翻修”,公园也同理。

    等公园修好了,少年少女们就念高中去了。

    路上开着烂漫的野花,夏日的阳光下,贝瑶用小手扇着风。她脚步匆匆,没过多久,就抬眸看见了裴川的背影。

    他脊背挺得笔直,步调因为不快,看起来多了一分从容。

    少年清隽,他身边却跟了一个少女。贝瑶愣了愣,抱着礼物停了下来。树上知了吱吱呀呀地叫,贝瑶擦了把头上的薄汗,坐在了柏树下的石头上。

    她看着他们走远。

    平安结被她护在怀里,贝瑶第一次怀疑那个小字本上的话是真的吗?

    这个冷若冰霜的裴川,会如笔记里说的那样,把谁当成心肝一样爱护吗?她如今心智十二岁,虽然有了几年记忆,却还不到情窦初开的年纪,裴川又有了新朋友,看起来还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她真心替他开心。

    贝瑶歇够了,才顺着这条路慢慢走回去。

    裴川并不知道贝瑶就在身后,他以为她早回家了。

    身边的尚梦娴在说话:“你们那个张老师说话是不是带着口音啊?尾音会上扬?”

    裴川看了眼不远处的老旧居民楼,淡淡“嗯”了一声。

    他的手指不经意拨弄着旁边铁门的锁扣,那门轻而易举就开了,铁门叮铃铃作响。

    一路不见他开口,突然听他回应,尚梦娴惊喜极了,以至于没发现裴川的动作。她得意地想,这不就理自己了嘛,装什么清高?估计这一路他都在偷偷看自己。尚梦娴一笑,刚想说话,突然从小区里冲出一条凶猛狂吠着的癞毛土狗。

    这条狗横冲直撞,转眼就到了铁门边。

    如果门是关着的还好,可惜门被裴川“无意识”拨弄开了,那条狗冲出来,仰头直叫。

    尚梦娴吓得尖叫:“走开,死狗,滚远点。”

    她一面叫,一面往裴川身后躲。想推他去对付那条癞毛狗。

    裴川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刚要错开身子,就看见了远处抱着礼物袋子的贝瑶。

    他陡然僵住了身体。

    这条路是他和贝瑶回家的路,贝瑶一直有些害怕周奶奶家这条见人就狂吠的土狗。周奶奶怜爱贝瑶,为此还特地装了铁门。

    老人家特意叮嘱了贝瑶他们小区的孩子不要开铁门锁扣,她家狗凶,咬着人了不好。

    可是裴川刚才把它打开了。

    他不知道贝瑶看见了多少,却从脚底升起了一丝冷意。裴川掩饰自己的卑劣,但是他不得不承认,从很小开始,他早已没了善良这种品质。

    父亲的善良和正义,代价是他的一双.腿。

    那条狗叫了两声就要扑上来,尚梦娴慌张的尖叫声刺耳,五月的初夏,他却像是被人冻在了原地,没力气去躲。

    贝瑶向他们跑了过来。

    她连礼物都顾不得了,捡起地上的石子扔那条狗:“走开,不许咬人。”

    她手在发颤,打中了那条狗,土狗“嗷”了一声,转身冲她狂吠。

    贝瑶捡了一把石子,也不管什么准头不准头,拼命往狗身上丢。

    她站在他前面,颤巍巍冲那条狗吼:“还不走打你!”

    那条狗最后夹着尾巴跑进了铁门。

    贝瑶没有裴川高,她踮着脚把铁门扣好。

    “裴川。”少女声音焦急,“它咬到你了吗?有没有哪里痛?”

    裴川黑瞳漆漆,看着她。许久他低声道:“没有。”

    贝瑶皱眉看他身后那个比自己大的姑娘,她看起来有些眼熟,是初二的尚梦娴吗?贝瑶有些生气,她走过来就看到尚梦娴把裴川推出去那一幕了,她虽然理解尚梦娴害怕的心态,但是她这样做贝瑶不能原谅。

    尚梦娴也要崩溃了,她本来就是打算引诱一下这个残废再把他甩了,可谁想得到路上冲出一条狗?想到自己刚刚尖叫的形象,尚梦娴简直想撞墙。

    她飞快地说:“今天我先回家了。”

    贝瑶和裴川一起往家走。她不高兴,杏儿眼也焉哒哒的,裴川低眸,看她手中拎着的东西,问她,“你拿着什么?”

    “这个呀,给你的生日礼物,裴川,生日快乐!恭喜你又长大了一岁!”

    他接过来,见她神色无异样,明白她什么都没有看见。

    贝瑶有些犹豫:“裴川,你那个新朋友一点都不好,她想把你推出去。”

    他不置可否:“嗯。”

    “你不要和她玩了好不好?”说这话时,她很忐忑,毕竟那是所有男孩子都承认的校花尚梦娴。虽然再过一两年,她也许会比尚梦娴还好看,可现在的自己就是个带着婴儿肥的小姑娘。

    裴川低声说:“好。”

    她以为自己“策反”了他,带着些许羞涩轻轻咳了咳。

    夕阳把她温暖的影子拖得老长,她带着稚气去踩树影。

    裴川双手插在兜里,看着她的背影。

    如果他不说,她一辈子都不会知道他是条毒蛇,而不是羔羊。她那么排斥心思恶毒的人,如果有一天她知道自己和尚梦娴毫无区别、甚至更恶毒,又会怎么办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