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要看小说 >

美杜莎之约_ 第265章  暗门后的罪恶(F)-笔趣阁

时间:2021-01-24 13:4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断柯儿小说美杜莎之约 第265章  暗门后的罪恶(F)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留离析答主说完,梅杜砂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留离析答主走到了清野的身边,他伸手就把清野的手腕抬了起来。

    清野虽有几分震惊,但是他看起来却像是明白留离析答主这是为何,只是在场的其他人却不是都明白留离析答主这是在做什么。

    对于梅杜砂来说,她虽然不是全然明白留离析答主究竟是在做什么,但是对于已经多次见过亡命徒一族标识的人,梅杜砂已然想到了留离析答主这种行为应该是在确认清野的身份。

    不过清野的身份,在场的所有人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他是亡命徒一族的老大,是做过很多可怕事情的亡命徒一族的老大!

    作为留离析的答主,留离析答主他不可能不知道清野的这层身份,关键是留离析答主为何会突然在说完那些话后做出这种举动?

    难道他刚才的那些话里说的的某个人的出现,其实说的就是清野的出现?

    这应该不可能吧?

    清野不是和梅杜砂他们一般年纪吗?

    就算是小时候的清野,那也不可能啊!

    从那张照片上看,梅杜砂的爷爷和那些人,他们看起来也不过才十几二十岁,那个时候连梅杜砂的老爹都还没有呢,清野又怎么可能会出现?

    难道是……梅杜砂突然间看了一眼窗外幽蓝色的湖面,她的脑海里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念头里有一个人,是一个她不想也不愿意承认的人。

    梅杜砂已经从清野那里知道了她消失了的太爷爷其实一直都活着,而且还背地里成立了一个叫拾物者的组织,其实就是亡命徒一族。

    按照留离析答主刚才话里的意思,那个出现的人一定很特别,不然怎么可能会改变当时的时局!

    而能有那样影响力的人,梅杜砂能想到的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她的太爷爷。

    而且梅杜砂留离析答主的举动也在告诉梅杜砂,他是在确认清野手腕处的亡命徒一族的标识。

    可是清野的手腕处明显是看不到亡命徒一族的标识的,因为只有沾了水,那里才会显现出一个似蝉不是蝉的标识。

    而这个梅杜砂相信留离析答主不可能不知道,那他又为何要对清野做出那种举动呢?

    就在梅杜砂十分不解的时候,被留离析答主摆弄了一下的清野又自己将他的手腕处亮了出来,他看了一眼留离析答主,而后把目光投向了沙羽身后的人,也就是还在失神着的沙老爷子。

    梅杜砂的目光也随着清野的目光看向了沙老爷子,不过清野很快就将他的目光从沙老爷子的脸上移开了。

    留离析答主已经从清野的身边走开,众人看着抬起手腕的清野,等着他对留离析答主刚才做出的行为做出反应。

    清野也确实没有让众人等太久,他看了一圈周围的人,突然间阿伯也往前走了几步,站在了清野的身边,他也像清野一样将自己的手腕处亮了出来。

    “留离析答主,您刚才的行为可真是太有失您的身份了!您应该知道我的手腕处就算有您想要的看到的东西,那您也不应该是来看我的,您应该去看那位的,我说的没错吧?”

    清野略显不屑的眼神落在沙老爷子的身上,众人都有点诧异,梅杜砂和沙羽也不例外,他们看到阿伯往前站在了清野的身边,还亮出了他的手腕,他们本以为清野说的会是阿伯,没想到清野眼神看去的人竟然是失神无语的沙老爷子!

    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沙老爷子的手腕处也有亡命徒一族的标识?

    梅杜砂不敢细想,她虽然和沙老爷子不算太亲近,但是她也算是见过了不少次沙老爷子,可是她真的从来都没看到过沙老爷子手腕处有什么特殊的标识。

    这些沙羽也自然不可能相信。

    清野的话落去,梅杜砂和沙羽立马就将他们的目光投向了留离析答主,他们两个都期待着留离析答主能对说出奇怪话语的清野表示些什么。

    可是留离析答主却久久没有说话,连人也都跟着默然间立住了。

    这种突然间转变的氛围,沙羽和梅杜砂都有些不太适应,沙羽还没往留离析答主身边走去,默然站立的留离析答主突然间动了一下身子。

    紧接着,所有人都看留离析答主走到了背靠着床坐着的沙老爷子的身边,在他伸手去抬起沙老爷子的手腕之际,沙羽和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留离析答主对清野说出的话。

    “看来你这是早有打算,所以这沙老爷子手腕处的情况,你也是早就知道了,是不是,拾物者或者说亡命徒一族的现任老大?”

    说这话的时候,留离析答主已经扯开了沙老爷子一只手的袖口,可是在沙老爷子的手腕处,众人并没有看到什么特殊的标识。

    这一瞬间留离析答主又一转身走到了沙老爷子的另一侧,而沙羽也跟着留离析答主一起,他也走到了沙老爷子的另一侧。

    沙羽看着留离析答主重复了他刚才对沙老爷子做出的举动,看着留离析答主再一次地沙老爷子的另一只袖口也扯开了,上面也是一样什么都没有。

    这个时候,沙羽看到了站在他们斜对面举着手腕的阿伯,阿伯手腕处似蝉不是蝉的标识很显眼地出现在了沙羽的眼眸里。

    沙羽一瞬间又扭头看了一眼沙老爷子的手腕处,那里确实什么都没有。

    可是在这一瞬间,沙羽脑海里出现了梅杜砂的妈妈因姐死去的那场事故,他和谷离在他爷爷的书房里曾经看到的那个标识。

    对于沙羽来说,他和梅杜砂一样也是知道清野是亡命徒一族的人,但是对于亲眼看到亡命徒一族的标识,和在各种图纸上看到是不一样的。

    这种不一样沙羽也形容不出来,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场面究竟是在发生着什么。

    沙羽也终于和梅杜砂一样意识到了留离析答主这一通行为,其实是在怀疑沙老爷子与亡命徒一族有关系,而且还是很不一般的关系!

    沙羽当初之所以会被清野胁迫带着沙老爷子离开医院,是因为清野告诉他他会告诉他关于他奶奶和他父亲的死到底有没有蹊跷。

    现在看来,清野其实不是自己告诉他答案,更像是在揭开他们沙家也许并不怎么光彩的过去。

    可是就算是这样,沙羽还是很想知道接下来到底会有什么在等待着他。

    “哈哈……答主,您是不是失望了,我也不介意说句实话,当初胁迫沙羽带着沙老爷子来这里的时候,我们早就看过了,按说这亡命徒一族的上上任老大,手腕处怎么可能没有我们亡命徒一族的标识,当然就像是阿伯手腕处的这个……可是这老家伙还真就是没有!不过我绝对可以肯定,这位梅川的砂壶大师就是臭名昭著的亡命徒一族的上上任老大,当然我说的臭名昭著是说我们亡命徒一族了,这沙老爷子可是个声誉极好的大师,当然这是明面上的,而实际上是什么样子我就不说了!”

    清野的话说的太过明显,沙羽的脸上已经看到了明显的愠怒,作为与亡命徒一族也多少有些瓜葛和关系的梅杜砂,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表述自己此刻的心情,真的实在是太过复杂和难解了。

    阿伯听到清野说完了那些话后,他将自己的手腕放了下来,然后又退回到了清野的身后。

    只是他的眼神里有种怪怪的东西存在,梅杜砂看不懂,所以她也不想去想了。

    其实梅杜砂还记得阿伯单独和她见面时,他曾说过他之所以会跟着清野,其实是亡命徒一族初创代老大的安排,也是上任不曾现身的老大的安排。

    而他和清野其实一直以来都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就是找到上上代和上代都没有找到的那把紫色的砂壶。

    梅杜砂在想,如果这是真的,那沙老爷子曾经认识她爷爷,而他爷爷在她出生前就藏有那把紫色的砂壶,那沙老爷子是不是应该知道那把紫色的砂壶就在梅家?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把紫色的砂壶并没有人来梅家问过,当然梅杜砂十几岁时家里发生那些变故之后的那些时间除外。

    梅杜砂总觉得哪里还缺了些什么,所以她很专注地将目光从站在清野身边的阿伯身上移开看向了留离析答主。

    而留离析答主在看完沙老爷子两个空荡荡的手腕后,他又走回到了他原本就在的位置上,沙羽也重新回到了梅杜砂的身边。

    “清野,你刚才那些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是不是?”

    “答主是个聪明人,您说的没错!”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除了那把紫色的砂壶,你们肯定还有别的目的,我说的没错吧?你应该是知道为何沙老爷子手腕处没有亡命徒一族明确的标识,你说是不是?”

    “答主这个也说的没错,不过对于沙老爷子的身份,我们得出肯定的答案其实也算是侥幸!来梅川前,我只是在找上上任老大和上任老大,不久前上任老大突然给我发来了一件特殊的东西,一张画着似蝉不是蝉的牛皮纸样的东西,听说那件东西是从沙老爷子的书房里拿到的,这也是改变我原本计划的原因,时间就在我给您和沙老爷子寄去东西后不久……”

    这清野语出必惊人,梅杜砂瞬间将注意力又转向了在说话的清野,而清野也确实是很坦诚。

    “而我当时给你们寄去那些东西,其中一部分原因不过是想让你们这些早期见证了那些事件的人知道那件事情该透些光了!”

    清野说完这些话看了一眼梅杜砂和沙羽,梅杜砂突然间发觉清野说的那话好像她和沙羽之前在海边时曾经听他说过。

    而沙羽一瞬间又想起了那天他和谷离在沙老爷子书房里看到的图案,清野说的明显就是沙老爷子书房里的东西,可是那东西不是应该只有沙老爷子自己知道吗?

    清野说的可是亡命徒一族的上任老大给他送去了那个东西,那亡命徒一族的上任老大是谁?他怎么会有沙老爷子书房里的东西?

    沙羽恍然间想起之前他和梅杜砂在众人都在的房间里听到的话,留离析答主曾经提到过亡命徒一族的上代老大,他说他是谁来着?

    沙羽皱了一下眉头后突然将他的目光投向了梅杜砂,是的,他想起来了,留离析答主说梅杜砂的老爹是亡命徒一族的上任老大,这又是怎么回事?

    梅杜砂的老爹难道还曾经不止一次出入过沙家大院?

    沙羽对自己突然间冒出的想法不由地感到了震惊,而沙羽想到的这一点梅杜砂也意识到了。

    只是她不敢相信她老爹除了沙家大院发生火灾时到过沙家,他竟然还曾在更早之前就已经出入过沙老爷子的书房,似乎还从里面拿走了什么东西,这到底又是什么情况?

    清野也算是大概地梳理了一下他这段时间里的所有行动,不过他的话其实还远远没有说完。

    毕竟他其实也从未真正地见过亡命徒一族的上上任老大和上任老大,不过上任老大突然送来的东西,让他进一步将他手里已知的信息和那件东西的主人联系在一起。

    然而对于上任老大的具体细节他其实也并不是很清楚,可是清野将梅川近些年发生的事情匹配了一下,很快他就将上任老大的身份锁定在了梅杜砂老爹的身上。

    说也是巧,寄送给留离析答主和沙老爷子的东西居然会将梅杜砂送到了清野的眼前,所以那之后才有了清野来梅川的行动。

    清野这一到梅川,还真是老天助他,沙家书房处发生大火,沙家大院烧的几乎什么都不剩。

    而次日殷家三当家就横死在街头,当然殷家三当家的死确实和清野有关系,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巧,他发给梅杜砂老爹的内容那么凑巧地对应到殷家三当家的身上。

    而后他们确认了梅杜砂老爹的作案手法,一瞬间就彻底肯定了梅杜砂的老爹就是亡命徒一族的上任老大。

    之后清野迅速行动,一方面想要逼躲入暗处的梅杜砂老爹现身,而另一方面他们想要进一步确认沙老爷子的身份,而这个自然就是后面沙羽被胁迫的事情了。

    然而其中还有一个很关键的点,就是梅杜砂老爹从沙家大院带出来的那个画轴。

    那个画轴是目前解释为何被清野和留离析答主认定是亡命徒一族上上任老大的沙老爷子为何手腕处没有亡命徒一族的标识的关键。

    其实说起来,清野当时让沙羽和沙老爷子进入这里时,他曾经也和留离析答主一样抱有极大的幻想。

    可是幻想被打破后,他还曾试图从梅杜砂太爷爷留下的信息里分析过为何沙老爷子手腕处没有亡命徒一族的标识,而他最终能得出的结论就只有沙老爷子是那个特例。

    可是为何沙老爷子会成为那个特例,清野能想到的就只有梅川曾经发生的那件事。

    也就是一时现世的传世之作再次遗失的那场事故,也就是梅杜砂的妈妈因姐遭遇的那场变故。

    只有它能解释如今的困局,基于此,清野陆续又设了些局,将过去和现在再次连接了起来。

    而连接这一切除了梅杜砂的老爹和沙老爷子外,还有个关键就是留离析,这也是留离析答主现在出现在这里的重要原因。

    可惜的是清野设计的那些,他是不会告诉在场的这些人的,现在他只需要时间来解决所有的一切,让那把砂壶现世!

    因为他其实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一件事关承诺的重要的事。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